影視業凜冬調查:中戲科班無戲可接 3228家公司消失

編輯:
2019-12-10 08:15:56


 

  “住在燕郊500塊錢一個月的合租房,省錢一天只吃一頓飯。努力尋找試鏡機會,用健身和學習消解掉焦慮。”12月1日,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的科班演員安子然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以上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畢業兩年,安子然演過兩部劇的男二號,參演七部電視劇,但至今為止無一播出。今年一整年,他沒有接到過一部戲,靠出演話劇掙了兩萬塊錢,這是他2019年全部的主業收入。

  而民營影視公司導演高路,則正在為尋找項目資金焦頭爛額。“主要是項目在落實資金時卡殼,一些本來談好的,突然不投了。”同日,高路無奈地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安子然和高路,只是龐大影視從業人員當中最為渺小的個人。

  2019年,影視行業的調整、洗牌、出清仍在持續。

  在時代周報記者的走訪調查中,部分基層從業者因為無戲可拍而收入銳減,有些已經轉行。

  2018年,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曾預言,“未來幾千家影視公司要倒閉”,沒想到一語成讖。

  12月5日,時代周報記者從天眼查獲得的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共有超過3228家公司名稱及主營業務涵蓋“影視”的公司注銷或吊銷,遠高于2018年的1946家。

  融資市場也在極速降溫。

  據IT桔子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文娛行業共計發生109起投融資事件,涉及交易金額約合80.44億元。相比2018年同期,投資數量下降近 71%,交易金額下降約 85%。

  12月4日,艾媒咨詢首席分析師張毅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中國電影行業的一個突出問題是發展不平衡,馬太效應顯著,出現兩極分化。

  泡沫出清,涅槃重生,或許是影視業的最好出路。

  不少人選擇離開

  2019年,《演員請就位》《我就是演員》等多檔選角綜藝節目火了,透視出影視行業頗為蕭條的境況—許多知名演員到節目中尋找機會;曾經的臺灣偶像劇王子明道更是坦言,今年還沒接過一部戲。

  對于不知名演員來說,情況比這更殘酷。

  安子然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今年5月,他曾參與過《演員請就位》海選,但發現連這類選秀綜藝節目也要靠流量和資源競爭上崗了,留給腰部尾部演員的生存空間被嚴重擠壓。

  “像我這樣的小白,連敲門磚都沒有。”安子然感慨道。

  畢業兩年,他演過兩部劇的男二號,累計演了七部電視劇,但至今為止無一播出。沒有播放量,意味著只能拿到幾萬塊錢片酬,沒有分成。

  這與電視劇積壓嚴重的現象有關。行業咨詢公司Vlinkage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上新劇集數量為227部,2019年只有166部。

  不僅播出的電視劇數量減少,開機拍攝的電視劇數量也在下滑。

  據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數據,2019年前三季度,全國拍攝制作電視劇備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減少27%;拍攝制作電視劇備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減少30%。

  如電影情節一般,安子然也在自己的床頭放了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員的自我修養》,他說失落時會拿出來翻看。

  他表示,自己對物質要求不多,成為專業演員的夢想仍在,當下只希望能熬過這個冬天。

  據央視財經近日報道,橫店開機率下降超過50%,群演們無戲可拍,扎堆做直播、拍段子成為常態,當地餐館老板更是感嘆,遭遇了“十年以來最冷清”的淡季。

  蕭條環境下,像安子然一樣為夢想堅持下去的是少數,更多人選擇離開。安子然班上40多個同學,留下當演員的只有兩三個,大部分都轉行。

  高路是北京一家民營影視公司的資深導演,如前文所述,今年大半年的時間,他都在為新劇資金發愁。

  這背后的直接原因是,影視投資溢價空間正在縮窄,安全性成為投資者做決策時考慮的首要因素。

  12月4日,影視基金合伙人王平向時代周報記者列出了其幾點明確的投資要求:“一是題材正能量、主旋律;二是,必須能在央視一套、八套或四大衛視播出;三是,國企或上市公司等強主體公司優先考慮。”

  更多機構正在轉型,從純文娛投資向消費、技術、產業互聯網等領域延伸。

  近日,一位文娛領域投資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這幾年內容公司要做強和變現非常不容易,尤其在2018年受到強監管后;加上文娛項目投資回報周期比較長,基金出資人也不太愿意投向這個領域了。

  12月6日,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以前太多急功近利、魚龍混雜的資本涌入,造成了行業亂象,包括演員不合理的高片酬。

  “經過這樣一個去泡沫化的過程,投機資本大撤退,政府主導全民參與影視投資,行業發展將會更健康、理性。”魏鵬舉補充道。
 


 

  好內容依然稀缺

  上述普通個體的生存困境折射出影視行業的調整冷卻期仍未結束,這一點直接體現在2019年影視板塊行情和投資熱度上。

  2019年以來,整個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整體市值不足此前三分之一。

  老牌電影公司華誼兄弟、唐德影視等收入利潤雙雙下滑。

  印紀傳媒于2019年11月28日退市,成為影業寒冬中被擠掉的“泡沫”。

  一些上市公司選擇尋求國有資本幫助,取暖過冬。

  2019年2月,為扭轉凈利潤虧損嚴重的局面,慈文傳媒“賣身”國資背景的華章投資。

  11月22日,鹿港文化與淮北市建投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公司實控人將變更為淮北市國資委。

  “這樣的局面可能還將持續一段時間。”魏鵬舉表示,由于宏觀經濟環境存在多種不確定因素,其對2020年影視行業景氣度保持“謹慎樂觀”的態度。

  魏鵬舉總結,2019年中國電影市場呈現出“先揚后抑”的特征,消費者對優質電影的需求仍然旺盛。國家電影專資辦數據顯示,截至12月6日22時41分,2019年中國內地電影票房超600億元大關,較去年提前了24天。

  “好內容依然稀缺,對優秀的、有創新精神的電影人和演員來說,沒有寒冬。”張毅說。

  愛奇藝CEO龔宇則表示,以前片酬8000萬元到1.2億元片酬的演員,現在下降到四五千萬元,視頻平臺話語權增多,內容成本可控性更高。

  但對于頭部內容來說,永遠不缺買家。

  12月5日,愛奇藝一位行業研究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優質內容在議價權方面依然具有優勢,畢竟還有三家平臺可供選擇。

  “不過這部分優質內容只占到5%左右,一年有十幾部(作品)吧。”上述研究員說道。

  該研究員預計,隨著大量制作公司無法度過這個影視寒冬,倒閉情況越來越多,明年視頻平臺自制內容的比例將大幅上升。

  魏鵬舉指出,隨著規模紅利消失,中國影視市場從追求數量增長向質量發展轉變,由原來外生式的堆疊發展逐漸轉向靠品質、靠創新、靠耐力來發展的內生階段,影視影作品的價值與品質,以及文化科技創新等正在成為整個行業長期可持續發展的內生動能。

  (應采訪者要求,安子然、高路、王平為化名)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范文茜 發自深圳

發表評論共有 條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民生呼聲》欄目提醒您:
1、所有內容,一經提交,均無法撤消或修改,請您慎重對待每一次發言;
2、在必要時,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3、所有發言本站在未調查核實前,概不負責其真實性。

全美49個州、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和美屬維京 [更多]

離婚財產過繼生活中,當夫妻面臨離婚時,對 [更多]

目前,互聯網醫院在線問診主要服務于慢性病 [更多]

拾好行李,從杜塞爾多夫機場乘機回國,突然 [更多]

據嫌疑人供述,恒升銀行旗下的6家支行他們都 [更多]

那些渴望真愛的單身女孩,在他們眼里都是“ [更多]

李克強對他們說,我之所以來看農產品批發市 [更多]

截至目前,全市80%以上的行政村實現了生活垃 [更多]

全國832個貧困縣有436個摘帽,全國12.8萬個貧 [更多]

湖北11选5开奖号 华东六省东方6十1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走势图表 加拿大28一般怎么玩 黑龙江快乐十分每天多少期 股票停牌最长时间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心水一点是什么生肖 查看福建22选5走势图 吉林11选五号码预测推荐 2019低于两元的股票
關閉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