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繼化的博客

http://www.7876926.live/bbs1/u.php?uid=896  [收藏] [復制]

郝繼化離線

  • 1

    關注

  • 2

    粉絲

  • 13

    訪客

  • 等級:新手上路
  • 身份:驗證會員
  • 總積分:0
  • 男,1977-01-01

最后登錄:2019-12-24

更多資料

日志

每到高考思小平

2019-06-17 05:23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常德師專中文科十八九班同學有六十五人在漢壽清水湖聚會。漢壽的同學陳建平編輯了一本書叫《情聚清水湖》。書中有到會的每個同學的“聚會心語”,有全班每個同學的照片,有一部分同學的散文和詩。這本書放在我的案頭,時而翻閱品味,自然會回味我們這個班當時的一些情況。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高考停止,接著幾年大學未招生。大約到了一九七一年起,國家在大學才開始招收一批工農兵學員,數量是很少的。一九七七年鄧小平復出主動提出分管教育,也就在這一年秋季恢復高考。高考的題目是各省出的。被錄取的學生實際上是一九七八年二月才入學的。一九七八年的高考是全國統一的題目。這年全國計劃招生二十七八萬。只因這屆考生成績優秀,后來鄧小平得知情形后又決定增招了十萬。增招的十萬到一九七九年春季才入學。
      我們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六日開學。中文十八九班在入學時是兩個班,分別是十八班和十九班。到了第二年春,因增招學生入學,教室不夠,將兩個班合二為一到一個大教室上課,一個班主任,一個班委會。班名叫十八九班。到了三月份,我們這個班要到常德師專分校臨澧四新崗輪換上一屆的同學。便在那兒“半農半讀 ”。四月份,四新崗一場龍卷風摧毀了學校的宿舍和教室。因天老爺發怒,分校所有的學生便迅速“班生回城”,一個多月的分校生活就這么結束了。本校的房子安排又發生了變化,學校又把這個大班分成兩個小班,分別叫十八班和十九班。一九七九年秋,新教學樓落成,這兩個班又合在一起,從此就永久統一了。名字又叫中十八九班。這兩個班,入學時每個班的學生應該是四十八人。每個教室六排座位,每排八位。每個寢室也是住八人。我們這個班的同學,年紀最大的是張岳蒂,他是一九六四屆的高中畢業生;另一位是金子英,他是一九六五屆的高中畢業生。一九七九年春,臺灣同胞張新民被安排到我們班,他是唯一沒有經過高考的的同學。他入學時已經三十五歲,比張和金還要大一兩歲。最小的同學要算周軍軍了,他是一九六三年元月出生的。他入學時還只有十五歲九個月。周軍軍這一輩比年長同學的孩子只大幾歲。我們這個班的同學年齡是壯年青年少年“三結合”。這個班在學校時的同學也有幾位流動的。其一,唐仲品。他是這屆常德地區文科狀元,高考分數402分(錄取分數線305分),一九七九年春開學只幾天,他執意退學,我和彭晉鏞勸也勸不住。聽說他后來讀了電大。這年國家只規定一般大學和重點的分數線,沒有設?坪捅究频姆謹稻。我們班的同學超過重點大學分數線340分至少有二十位以上。如唐仲品應該是穩穩進入北大的,他的成績肯定在湖南省文科前十名之列。有幾位現在全國有名的企業家在這次考試中落榜,到第二年才東山再起。其二,德山的同學。在那棟木樓的小教室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家住德山的同學。他原來是某廠工人,工齡不到五年,讀書期間沒有工資,他幾次對我說不想讀了。結果不到半月他就真的未上課來了。他的名字我已經忘記,他當時的形象我還隱隱約約記得。但沈迪剛還能偶爾碰上這位同學。其三,籃球隊長。有一位漢壽籍同學后來轉到體育科去了。聽說入學前是某縣的籃球隊長。這位同學在師專讀書時就考上了體育方面的研究生。其四,張渡。張渡的父親平反后到省城工作。一九七九年張渡也就轉學到長沙的某大學。后來與張渡的交談中,得知他只讀完小學五年級后就再也沒有進學校讀書。他的弟弟是一九七七年考進常德師專的。一個只讀小學的人能參加高考角逐且取勝,足見其聰穎和勤奮至極。不過我們這個班象張渡這樣的還有兩位。很多年前,我聽到這么一個故事。文革期間,長沙一中一名數學老師被批斗致死。其子也只讀小五年級便輟學。一九七八年其子竟考上某知名大學數學系。充分印證一句名言“人不可估量”。人的力量可以估量,而人的智慧和膽量是難以估量的。其五,熊哲海。他因病休學過,可能在一九八二年才畢業,現任石門縣人民銀行副行長。其六,龔長樹。因其他原因休學。其七,鈕澤敏。石門人。他記不住自己是哪個班的了。某次到了慈利他找到了二十班的同學楊年中。這件事我去年才聽楊年中說。時間久了記不住別人正常,記不到自己的班次有點不正常。其八,還有因病休學去世的同學李新華。根據我的回憶,我們這個班的同學入學時應該是九十六位。我們這個班的同學成分復雜:有的是地道農民,有的是生產隊和生產大隊干部,有的是下放知青,有的是民辦教師,有的是公辦教師,有的是機械工人,有的是紡織工人,有的是井下工人,有的在劇團,有的當過兵,應屆畢業生只有幾位。我們這個班男女比例約九比一。我們這個班的同學出生最早的是一九四三年,最晚的是一九六三年。除個別年份外,差不多每個年份都有幾人,年齡的數字排列像整齊的階梯。不同的職業,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環境的人聚到了一起,互相學習,互相影響,互相砥礪。到畢業時,我們班八十六或八十七位同學與學校領導和任課老師照了合影。
       這次聚會,有的還是畢業三十一年以后第一次見面,只記得過去的風華正茂的倩影,乍難辨經歷滄桑的面龐。面對大家相聚一堂,王安樂隨即賦詩:
     “相逢都笑容顏變,不是光頭即白頭,”
       此時只能讓人體會到:歲月無情客。
       縱有不少人感嘆:假若有來世,假若我年輕,我會換一種活法。
       同學的話啟發了我-----從今天起我就要自由的活,快樂的活。我能干的都干,能說的都說,能吃的卻要斟酌斟酌。
      今年離我們參加高考四十一年。每年參加高考的考生都有酸甜苦辣,而我們那時確實太酸太苦太辣僅微甜。吃水不忘挖井人,深深感激鄧小平。同時憤慨一個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的國家在長達十年的時間里不只是輕視教育,而是幾乎廢除從小學到大學的全部教育。后果難以想象!




分類:默認分類|回復:0|瀏覽:5712|全站可見|轉載
 
Total 0.037742(s), Time now is:02-26 09:0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ertificate Code ©2003-2011 phpwind.com Corporation
湖北11选5开奖号 网络游戏赚钱排行榜 靠谱的网上理财产品 7码四中四 国内十大配资平台排名 意甲联赛赛程表2018 东方6 1开奖结果查询 pk10最牛单期计划 佳永配资 连码三中三怎么样算中 上证指数15-19年走势图具体数据